1. <form id="zj177"><ruby id="zj177"><u id="zj177"></u></ruby></form>
      <button id="zj177"><tr id="zj177"><u id="zj177"></u></tr></button>
    2. <tbody id="zj177"><pre id="zj177"></pre></tbody>
    3. <dd id="zj177"><track id="zj177"><video id="zj177"></video></track></dd>

      <button id="zj177"></button>

      <th id="zj177"></th>
      <th id="zj177"><track id="zj177"><video id="zj177"></video></track></th>

      預算績效管理全覆蓋 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曾金華 董碧娟 發表時間:2018-09-26 19:02

      W020180926234994668881.jpg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預算管理是夯實國家治理基礎的重要抓手。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政府治理方式的深刻變革,是一項長期的系統性工程,將進一步優化財政資源配置、提升公共服務質量,對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具有重要意義——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印發《關于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部署加快建立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的預算績效管理體系,并明確“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

      為何要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這項改革的主要內容是什么?針對上述問題,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了財政部有關負責人和相關專家學者。

      破解“重支出輕績效”

      預算是政府活動和宏觀政策的集中反映。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立全面規范透明、標準科學、約束有力的預算制度,全面實施績效管理。2014年修訂的新預算法提出各級預算要遵循“講求績效”原則,并對績效目標管理、績效評價、績效結果應用等作出具體規定。

      “此次《意見》出臺,對我國深化預算管理改革、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具有里程碑意義,標志著歷經十幾年探索和推動,全面實施以結果為導向的預算績效管理模式正式確立。”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據悉,近年來財政部積極推進預算績效管理改革,不斷完善預算績效管理制度辦法,大力推動績效管理措施落地,中央財政已經初步構建起以項目支出為主的一般公共預算績效管理體系,并不斷延伸和拓展。同時,大部分省份積極探索預算績效管理改革,預算績效管理制度和組織體系初步建立,績效管理的范圍和層次不斷拓展。

      “盡管近年來預算績效管理工作取得了較大成績,但同加快預算管理制度改革以及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目標相比,還存在不小差距。比如,一些地方和部門仍然存在‘重投入輕管理、重支出輕績效’的慣性思維;績效管理尚未覆蓋所有財政資金、貫穿預算管理全過程,一些領域財政資金低效無效問題仍然較為突出。”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說。

      “預算績效管理與行政體制改革、政府職能轉變等密切相關,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化解財政收入放緩與剛性支出矛盾的‘牛鼻子’,也是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實現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上海財經大學中國公共財政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小川說。

      《意見》明確,按照深化財稅體制改革和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總體要求,統籌謀劃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路徑和制度體系。預算績效管理既要全面推進,將績效理念和方法深度融入預算編制、執行、監督全過程,構建事前事中事后績效管理閉環系統,又要突出重點,堅持問題導向,聚焦提升覆蓋面廣、社會關注度高、持續時間長的重大政策、項目的實施效果。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預算管理是夯實國家治理基礎的重要抓手。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優化財政資源配置、提升公共服務質量的關鍵舉措,對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具有重要意義。”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

      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

      “預算績效是衡量政府績效的主要指標,本質上反映的是各級政府、各部門的工作績效。”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說。

      為此,《意見》聚焦解決當前預算績效管理存在的突出問題,堅持總體設計、統籌兼顧,全面推進、突出重點,科學規范、公開透明,權責對等、約束有力的基本原則,力爭用3年至5年時間基本建成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的預算績效管理體系,提高財政資源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益,推動政府效能提升,加快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意見》從三個維度體現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內涵。首先是全方位。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形成政府預算、部門和單位預算、政策和項目預算全方位績效管理格局。

      “全方位的預算績效管理格局不僅注重財政支出績效,而且注重財政收入績效、財政政策績效。同時,首次提出成本效益視角下調動政府、預算部門和單位預算績效管理‘兩個’積極性,給予預算部門和單位預算績效管理更大自主權,較過去‘碎片化、部門化’績效管理更具有科學性、完整性、全面性。”中國財科院研究員王澤彩認為。

      其次是全過程。將績效理念和方法深度融入預算編制、執行和監督各環節,實現預算和績效管理一體化。對新增重大政策和項目實施事前績效評估,強化預算績效目標管理,做好績效運行監控,開展績效評價,加強評價結果應用。

      “預算績效管理不僅僅是事后的評價,更應包括事前、事中的運用,要使預算、績效由‘兩張皮’變成‘一張皮’,這是此次改革的一個重大變化。”劉尚希說。

      再次是全覆蓋。將績效管理覆蓋一般公共預算、政府性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和社會保險基金預算,并延伸至政府投融資活動。“這是對此前以一般公共預算為主、以預算支出為主開展績效管理的重大突破。”中央財經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曹堂哲說。

      值得注意的是,績效管理專業性、技術性較強,加強制度建設是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基礎。

      為此,《意見》明確,要完善預算績效管理流程,制定預算績效管理制度和實施細則,引導和規范第三方機構參與預算績效管理。建立健全定量和定性相結合的共性績效指標框架,以及分行業、分領域、分層次的核心績效指標和標準體系,加快預算績效管理信息化建設,創新評估評價方法,提高預算績效管理的科學性。

      硬化責任與激勵約束

      “有效發揮預算績效管理激勵約束作用是此次改革成功實施的關鍵。”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意見》明確了預算績效管理的責任主體,提出權責對等原則,賦予部門和資金使用單位更多的管理自主權,調動其履職盡責和干事創業的積極性。

      同時,強調壓實部門和資金使用單位的績效主體責任,建立績效評價結果與預算安排和政策調整掛鉤機制。

      《意見》規定,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負責同志對本地區預算績效負責,部門和單位主要負責同志對本部門本單位預算績效負責,項目責任人對項目預算績效負責,對重大項目的責任人實行績效終身責任追究制,切實做到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

      王澤彩認為,這將進一步“倒逼”各級黨委、政府和部門單位牢固樹立“績效意識、責任意識”,端正決策者“當家理財”政績觀,增強其使命感、責任感。

      “硬化責任約束包括硬化績效管理工作落實責任和績效結果責任,是確保績效管理延伸至資金末梢,落實到人的重要保障。”曹堂哲說。

      此外,《意見》加大績效信息公開力度,發揮審計機關職能作用,加強人大和社會各界監督,促使資金使用單位從“要我有績效”向“我要有績效”轉變。

      “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政府治理方式的深刻變革,是一項長期的系統性工程。貫徹落實《意見》,是各地區各部門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的重點任務。”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財政部將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切實發揮組織協調作用,加強制度建設,持續推進預算績效管理常態化、規范化和法治化。

      據悉,財政部正在抓緊細化具體管理辦法和操作規程,會同各部門各地方抓好貫徹落實,確保《意見》各項要求落到實處、發揮實效。(記者 曾金華 董碧娟)

      編輯:
      數字報

      預算績效管理全覆蓋 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

      中國經濟網  作者:曾金華 董碧娟  2018-09-26

      W020180926234994668881.jpg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預算管理是夯實國家治理基礎的重要抓手。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政府治理方式的深刻變革,是一項長期的系統性工程,將進一步優化財政資源配置、提升公共服務質量,對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具有重要意義——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印發《關于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部署加快建立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的預算績效管理體系,并明確“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

      為何要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這項改革的主要內容是什么?針對上述問題,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了財政部有關負責人和相關專家學者。

      破解“重支出輕績效”

      預算是政府活動和宏觀政策的集中反映。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立全面規范透明、標準科學、約束有力的預算制度,全面實施績效管理。2014年修訂的新預算法提出各級預算要遵循“講求績效”原則,并對績效目標管理、績效評價、績效結果應用等作出具體規定。

      “此次《意見》出臺,對我國深化預算管理改革、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具有里程碑意義,標志著歷經十幾年探索和推動,全面實施以結果為導向的預算績效管理模式正式確立。”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據悉,近年來財政部積極推進預算績效管理改革,不斷完善預算績效管理制度辦法,大力推動績效管理措施落地,中央財政已經初步構建起以項目支出為主的一般公共預算績效管理體系,并不斷延伸和拓展。同時,大部分省份積極探索預算績效管理改革,預算績效管理制度和組織體系初步建立,績效管理的范圍和層次不斷拓展。

      “盡管近年來預算績效管理工作取得了較大成績,但同加快預算管理制度改革以及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目標相比,還存在不小差距。比如,一些地方和部門仍然存在‘重投入輕管理、重支出輕績效’的慣性思維;績效管理尚未覆蓋所有財政資金、貫穿預算管理全過程,一些領域財政資金低效無效問題仍然較為突出。”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說。

      “預算績效管理與行政體制改革、政府職能轉變等密切相關,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化解財政收入放緩與剛性支出矛盾的‘牛鼻子’,也是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實現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上海財經大學中國公共財政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小川說。

      《意見》明確,按照深化財稅體制改革和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總體要求,統籌謀劃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路徑和制度體系。預算績效管理既要全面推進,將績效理念和方法深度融入預算編制、執行、監督全過程,構建事前事中事后績效管理閉環系統,又要突出重點,堅持問題導向,聚焦提升覆蓋面廣、社會關注度高、持續時間長的重大政策、項目的實施效果。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預算管理是夯實國家治理基礎的重要抓手。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優化財政資源配置、提升公共服務質量的關鍵舉措,對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具有重要意義。”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

      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

      “預算績效是衡量政府績效的主要指標,本質上反映的是各級政府、各部門的工作績效。”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說。

      為此,《意見》聚焦解決當前預算績效管理存在的突出問題,堅持總體設計、統籌兼顧,全面推進、突出重點,科學規范、公開透明,權責對等、約束有力的基本原則,力爭用3年至5年時間基本建成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的預算績效管理體系,提高財政資源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益,推動政府效能提升,加快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意見》從三個維度體現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內涵。首先是全方位。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形成政府預算、部門和單位預算、政策和項目預算全方位績效管理格局。

      “全方位的預算績效管理格局不僅注重財政支出績效,而且注重財政收入績效、財政政策績效。同時,首次提出成本效益視角下調動政府、預算部門和單位預算績效管理‘兩個’積極性,給予預算部門和單位預算績效管理更大自主權,較過去‘碎片化、部門化’績效管理更具有科學性、完整性、全面性。”中國財科院研究員王澤彩認為。

      其次是全過程。將績效理念和方法深度融入預算編制、執行和監督各環節,實現預算和績效管理一體化。對新增重大政策和項目實施事前績效評估,強化預算績效目標管理,做好績效運行監控,開展績效評價,加強評價結果應用。

      “預算績效管理不僅僅是事后的評價,更應包括事前、事中的運用,要使預算、績效由‘兩張皮’變成‘一張皮’,這是此次改革的一個重大變化。”劉尚希說。

      再次是全覆蓋。將績效管理覆蓋一般公共預算、政府性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和社會保險基金預算,并延伸至政府投融資活動。“這是對此前以一般公共預算為主、以預算支出為主開展績效管理的重大突破。”中央財經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曹堂哲說。

      值得注意的是,績效管理專業性、技術性較強,加強制度建設是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基礎。

      為此,《意見》明確,要完善預算績效管理流程,制定預算績效管理制度和實施細則,引導和規范第三方機構參與預算績效管理。建立健全定量和定性相結合的共性績效指標框架,以及分行業、分領域、分層次的核心績效指標和標準體系,加快預算績效管理信息化建設,創新評估評價方法,提高預算績效管理的科學性。

      硬化責任與激勵約束

      “有效發揮預算績效管理激勵約束作用是此次改革成功實施的關鍵。”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意見》明確了預算績效管理的責任主體,提出權責對等原則,賦予部門和資金使用單位更多的管理自主權,調動其履職盡責和干事創業的積極性。

      同時,強調壓實部門和資金使用單位的績效主體責任,建立績效評價結果與預算安排和政策調整掛鉤機制。

      《意見》規定,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負責同志對本地區預算績效負責,部門和單位主要負責同志對本部門本單位預算績效負責,項目責任人對項目預算績效負責,對重大項目的責任人實行績效終身責任追究制,切實做到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

      王澤彩認為,這將進一步“倒逼”各級黨委、政府和部門單位牢固樹立“績效意識、責任意識”,端正決策者“當家理財”政績觀,增強其使命感、責任感。

      “硬化責任約束包括硬化績效管理工作落實責任和績效結果責任,是確保績效管理延伸至資金末梢,落實到人的重要保障。”曹堂哲說。

      此外,《意見》加大績效信息公開力度,發揮審計機關職能作用,加強人大和社會各界監督,促使資金使用單位從“要我有績效”向“我要有績效”轉變。

      “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是政府治理方式的深刻變革,是一項長期的系統性工程。貫徹落實《意見》,是各地區各部門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的重點任務。”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財政部將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切實發揮組織協調作用,加強制度建設,持續推進預算績效管理常態化、規范化和法治化。

      據悉,財政部正在抓緊細化具體管理辦法和操作規程,會同各部門各地方抓好貫徹落實,確保《意見》各項要求落到實處、發揮實效。(記者 曾金華 董碧娟)

      編輯:
      新聞排行版
      XX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