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j177"><ruby id="zj177"><u id="zj177"></u></ruby></form>
      <button id="zj177"><tr id="zj177"><u id="zj177"></u></tr></button>
    2. <tbody id="zj177"><pre id="zj177"></pre></tbody>
    3. <dd id="zj177"><track id="zj177"><video id="zj177"></video></track></dd>

      <button id="zj177"></button>

      <th id="zj177"></th>
      <th id="zj177"><track id="zj177"><video id="zj177"></video></track></th>

      那些“看上去很美”的購物全返陷阱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12-27 17:01

      資料圖

      購物不要錢、花小錢掙大錢、拉人進來就又能賺錢……這種涉嫌騙局的互聯網商業模式——“購物全返”,在2017年玩了不少人,盡管多地政府頻頻發出風險警示,但改頭換面之后的這類平臺仍成功吸引了許多人,“義無反顧”地向陷阱里跳

      披上“公益”馬甲,就認不出它了?

      在即將過去的2017年,多地的媒體都頻頻報道了一種疑似騙局的新模式——“購物全返”。

      購買一件商品,花多少錢,平臺就返多少錢,推薦其他人在平臺買東西還能得獎勵。。聽上去只賺不賠的買賣,在引發部分消費者質疑的同時,也吸引了大批“勇敢”的嘗鮮者。

      “一開始是真的返錢”“花了一千多,第一個月真的返了300”“能不花錢買東西,干嘛不去試試”……人們的疑慮在拿到返利的一剎那消解,進而更加大手筆地投入其中。幾百元、幾千元、幾萬元,自己買、推薦朋友買、推薦親戚買……殊不知已經踏入商家精心挖好的陷阱。

      優庫速購、領多多商城、利市派、人人公益、聚萬匯……站在歲末回頭看,這些跑路或被警方查處的購物全返平臺,殘骸已散落一地。

      多地政府發布風險警示

      在“購物全返”平臺上購物,商品價格比市場價高出幾倍,付完款后不發貨,返利越來越少,花出的錢要想全部返回遙遙無期。幾天后,客服、平臺網站、平臺官方微信、官方微信群全部人間蒸發,于是,那些“勇敢”的嘗鮮者開始奔走維權。

      2017年2月上旬才成立的優庫速購平臺,3月13日跑路,前后總共存在了一個多月,上千名消費者投入幾千元或幾萬元,最后卻只有極少人得到部分商品和返利,大部分人的錢打了水漂兒;還有一家名為“領多多商城”的消費全返平臺,大批消費者在該平臺上高價購買了大量商品,然而在還未收到所謂的“全返”時,該商城的頁面便無法登錄、客服電話也撥打不通,官方失聯。

      針對這種情形,全國已有多個地方政府下發風險警示。今年2月,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就發布了關于“高額消費返利”類網站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的預警提示,指出一些企業夸大或虛構此類運營模式的盈利前景,在實際經營收入及利潤無法支撐的情況下,通過發展人員和非法吸收資金維持運轉,嚴重擾亂正常的市場經濟秩序,侵害群眾和單位的合法權益,損害正規電子商務企業和行業形象,已涉嫌傳銷或非法集資等違法犯罪。

      除此之外,主打社交電商旗號的“云集微店”App也因有組織策劃傳銷違法行為,于5月12日被杭州濱江工商進行行政處罰,合計罰沒超958萬元并上繳國庫。對此,云集微店官方回應稱,2016年2月就完成了對地推業務中有爭議部分的整改,并得到政府監管部門、法律界人士的認同。

      披上“公益”外衣繼續誘騙

      即使如此,此類騙局并沒有停止,各種“購物全返”平臺仍在不斷冒出。它們大多改換了名字,打出“公益”“投資”“分享型經濟”等旗號,并設置紛繁復雜的返利規則和推薦人獎勵制度。但通過仔細研究不難發現,其實質并無變化。

      如一家名為“人人公益”的全返投資網絡平臺,宣揚一種消費獎勵模式,注冊用戶在“公益聯盟商家”消費就可以拿到返利,其隨后被警方撕下了“畫皮”——廣州省公安廳通報稱,人人公益上線一個月,“吸金”超十億,平臺方利用該平臺,通過購買“愛心”“拉人頭”獲返利等誘騙方式組織、領導傳銷犯罪活動,名為公益、實為傳銷。

      另一家與“人人公益”模式類似的平臺“一點公益”,也多次被媒體消費者質疑為傳銷,如今其官網、微信等都已經無法打開,消費者錢物兩空。

      用看實質來判定性質

      對于“購物全返”模式,多位經濟、法律領域的專家均表示,使用該模式的平臺同時會推出“推薦人返傭”制度,在初期通過拉人頭的方式迅速擴大規模,之后通過“購物全返”的模式吸引人們大筆投錢。在這種模式中,如有拉人頭、入門費、層級結構、團隊計酬等特征,就涉嫌違反禁止傳銷條例等規定,游走在法律邊緣。

      但專家同時也表示,很多平臺為了躲避法律風險,會以“購物全返”模式為核心,設計出愈發復雜的模式,以及讓人眼花繚亂的返利推薦獎勵制度,例如,有的平臺自稱是“社交型電商”,任何消費者都能成為平臺虛擬店主,不僅自己購物時能得到40%的返利,任何人在其虛擬店鋪中購物都能給店主帶來返利;但在這種單一的返利的模式下,還存在復雜的“拉人頭”和“團隊計酬”等行為。不過這些行為非常隱蔽,多位法律專家表示僅僅根據表面特征,已經無法對其是否涉嫌傳銷作出判定。

      像云集微店這樣被工商部門調查后完成整改的只是極少數,仍有大部分平臺披著“合法”的外衣,行傳銷之實。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武長海表示,2013年以后,新型網絡傳銷已經成為傳銷的主要形式,這種新型網絡傳銷也叫微傳銷,它具有虛擬性、跨地域性、隱蔽性、金融性和更加具有欺騙性等新特點;微傳銷活動的特點是發起靈活,傳播速度快,參與人員隱蔽,資金轉移方便,發現和查處難度大,社會危害廣,參與人員更加廣泛,參與總金額更加巨大。

      武長海表示,很多微傳銷刻意規避了現行法律對傳銷的定義,鉆了法律的空子,因此很多微傳銷看起來不符合傳銷的特征,但已經構成了傳銷之實。

      “是否為傳銷,不是看形式,而是看實質:即平臺和上線獲得的收益是否來源于公允價格下的利潤,如果來源于商品或者服務虛高的價格及下線的投入或者人頭費、會費等,即可以確定為傳銷。”武長海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相關法律已經滯后,從立法的角度來說,有關部門應當進一步健全完善處置新型網絡傳銷的相關法律法規,例如,修訂或加強禁止傳銷條例的司法解釋,將所有新形式的傳銷行為納入到該條例的監管中來。

      不僅如此,武長海還表示,監管部門要互相配合打出組合拳;執法機關對于愈發隱蔽的新型傳銷,也要創新監管方法,積極利用大數據和云計算等高科技手段,建立實時動態監測體系,實現監管的“互聯網+”。

      “想讓他們清醒已不可能了”

      上海的陳燕(化名)就是“購物全返”平臺的間接受害者——她的父親、堂弟以及整個大家庭的十多位親戚,全都加入了某個電商平臺,成為了該平臺的虛擬店主。

      “平臺表面宣傳的是人人能做店主,通過經營自己的虛擬店鋪,多賣商品,店主從銷售利潤中提成。但實際上是用各種手段鼓勵店主拉人加入,也就是推薦別人在平臺上花錢開店。”陳燕七十多歲的父親自從加入某平臺后,像是變了個人,在家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整日埋頭發微信和QQ。在父親眼中,世界上只有兩種人——能發展下線的和不能發展下線的。

      更令人沒想到的是,父親和親戚竟然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因為拉不到人,他們竟然會偷家人的身份證,自己花錢“買店”。陳燕母親的身份證就被其父悄悄拿去注冊買店了,她表哥也偷了老婆兒子的身份證,侄子也偷了妻子的身份證……

      事到如今,陳燕只希望整個平臺被工商等部門取締,“真是太瘋狂了!想讓他們清醒,已經不可能了,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讓其他人別再受害。”陳燕說。

      天上不會掉餡餅

      在調查打著“慈善”“公益”“新興經濟”“分享型經濟”等各種旗號的“購物全返”或升級版“購物全返”騙局時,記者的內心是非常糾結的:一方面為受害者錢物兩空感到難過,另一方面難免又有疑問:為何永遠有人相信天上掉餡餅的故事?

      其實,這類“購物全返”平臺有著非常明顯的幾個特征:商品價格較市場價高幾成到數倍,一臺1000多元的手機在有些平臺上售價高達5000多元;大力鼓勵消費者拉新人進入,并且給出相當誘人的推薦獎勵;返利分期,規定消費金額越大,每期返還比例越多。

      稍有些法律常識的人都明白,這種模式幾乎難以產生正常的商業利潤,最大可能就是用后進入者的資金支持前期的消費返利,一旦后續資金跟不上,資金鏈就會斷裂,平臺卷款跑路幾乎是必然結局。

      退一步講,即使沒有法律常識,只要有生活常識也能明白——1000元的商品賣5000元,推薦別人加入就能拿高額獎勵,買東西不花錢……這些都是不正常、有悖常理的,又怎么能騙倒那么多人?

      當然,在采訪中,記者深切感受到這類平臺的“狡猾”:它們刻意規避法律中對與傳銷特征的規定,甚至對客服、平臺用戶的話術等都有專門的規定,一般人難以從表面上看出問題;除非深入調查,例如通過平臺用戶的賬戶等情況就能看到,諸如推薦返傭、多級獎勵等依然存在。在這樣隱蔽而復雜的規則下,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平臺的底細。

      惡魔成功粉飾了自己,又描繪出一副令人心動的“錢景”,再加上許多人貪小便宜和“賭徒”心態,讓這類違法平臺屢屢得手,而且受害者數量還在增多。

      法律總歸是滯后的,“變種”的速度卻很快,但即使無法直接識別一種模式的性質,根據記者的采訪經驗,也總結出一個粗淺的規律,那就是:無論平臺對外“畫餅”有多美好,只要是平臺讓用戶專注于拉人,而沒有真正的、價格公允的正常交易行為,那么它有很大可能是騙局。

      一句話:天上從來不會掉餡餅,掉下來的都是陷阱。

      編輯:
      數字報

      那些“看上去很美”的購物全返陷阱

      中國經濟網  作者:  2017-12-27

      資料圖

      購物不要錢、花小錢掙大錢、拉人進來就又能賺錢……這種涉嫌騙局的互聯網商業模式——“購物全返”,在2017年玩了不少人,盡管多地政府頻頻發出風險警示,但改頭換面之后的這類平臺仍成功吸引了許多人,“義無反顧”地向陷阱里跳

      披上“公益”馬甲,就認不出它了?

      在即將過去的2017年,多地的媒體都頻頻報道了一種疑似騙局的新模式——“購物全返”。

      購買一件商品,花多少錢,平臺就返多少錢,推薦其他人在平臺買東西還能得獎勵。。聽上去只賺不賠的買賣,在引發部分消費者質疑的同時,也吸引了大批“勇敢”的嘗鮮者。

      “一開始是真的返錢”“花了一千多,第一個月真的返了300”“能不花錢買東西,干嘛不去試試”……人們的疑慮在拿到返利的一剎那消解,進而更加大手筆地投入其中。幾百元、幾千元、幾萬元,自己買、推薦朋友買、推薦親戚買……殊不知已經踏入商家精心挖好的陷阱。

      優庫速購、領多多商城、利市派、人人公益、聚萬匯……站在歲末回頭看,這些跑路或被警方查處的購物全返平臺,殘骸已散落一地。

      多地政府發布風險警示

      在“購物全返”平臺上購物,商品價格比市場價高出幾倍,付完款后不發貨,返利越來越少,花出的錢要想全部返回遙遙無期。幾天后,客服、平臺網站、平臺官方微信、官方微信群全部人間蒸發,于是,那些“勇敢”的嘗鮮者開始奔走維權。

      2017年2月上旬才成立的優庫速購平臺,3月13日跑路,前后總共存在了一個多月,上千名消費者投入幾千元或幾萬元,最后卻只有極少人得到部分商品和返利,大部分人的錢打了水漂兒;還有一家名為“領多多商城”的消費全返平臺,大批消費者在該平臺上高價購買了大量商品,然而在還未收到所謂的“全返”時,該商城的頁面便無法登錄、客服電話也撥打不通,官方失聯。

      針對這種情形,全國已有多個地方政府下發風險警示。今年2月,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就發布了關于“高額消費返利”類網站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的預警提示,指出一些企業夸大或虛構此類運營模式的盈利前景,在實際經營收入及利潤無法支撐的情況下,通過發展人員和非法吸收資金維持運轉,嚴重擾亂正常的市場經濟秩序,侵害群眾和單位的合法權益,損害正規電子商務企業和行業形象,已涉嫌傳銷或非法集資等違法犯罪。

      除此之外,主打社交電商旗號的“云集微店”App也因有組織策劃傳銷違法行為,于5月12日被杭州濱江工商進行行政處罰,合計罰沒超958萬元并上繳國庫。對此,云集微店官方回應稱,2016年2月就完成了對地推業務中有爭議部分的整改,并得到政府監管部門、法律界人士的認同。

      披上“公益”外衣繼續誘騙

      即使如此,此類騙局并沒有停止,各種“購物全返”平臺仍在不斷冒出。它們大多改換了名字,打出“公益”“投資”“分享型經濟”等旗號,并設置紛繁復雜的返利規則和推薦人獎勵制度。但通過仔細研究不難發現,其實質并無變化。

      如一家名為“人人公益”的全返投資網絡平臺,宣揚一種消費獎勵模式,注冊用戶在“公益聯盟商家”消費就可以拿到返利,其隨后被警方撕下了“畫皮”——廣州省公安廳通報稱,人人公益上線一個月,“吸金”超十億,平臺方利用該平臺,通過購買“愛心”“拉人頭”獲返利等誘騙方式組織、領導傳銷犯罪活動,名為公益、實為傳銷。

      另一家與“人人公益”模式類似的平臺“一點公益”,也多次被媒體消費者質疑為傳銷,如今其官網、微信等都已經無法打開,消費者錢物兩空。

      用看實質來判定性質

      對于“購物全返”模式,多位經濟、法律領域的專家均表示,使用該模式的平臺同時會推出“推薦人返傭”制度,在初期通過拉人頭的方式迅速擴大規模,之后通過“購物全返”的模式吸引人們大筆投錢。在這種模式中,如有拉人頭、入門費、層級結構、團隊計酬等特征,就涉嫌違反禁止傳銷條例等規定,游走在法律邊緣。

      但專家同時也表示,很多平臺為了躲避法律風險,會以“購物全返”模式為核心,設計出愈發復雜的模式,以及讓人眼花繚亂的返利推薦獎勵制度,例如,有的平臺自稱是“社交型電商”,任何消費者都能成為平臺虛擬店主,不僅自己購物時能得到40%的返利,任何人在其虛擬店鋪中購物都能給店主帶來返利;但在這種單一的返利的模式下,還存在復雜的“拉人頭”和“團隊計酬”等行為。不過這些行為非常隱蔽,多位法律專家表示僅僅根據表面特征,已經無法對其是否涉嫌傳銷作出判定。

      像云集微店這樣被工商部門調查后完成整改的只是極少數,仍有大部分平臺披著“合法”的外衣,行傳銷之實。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武長海表示,2013年以后,新型網絡傳銷已經成為傳銷的主要形式,這種新型網絡傳銷也叫微傳銷,它具有虛擬性、跨地域性、隱蔽性、金融性和更加具有欺騙性等新特點;微傳銷活動的特點是發起靈活,傳播速度快,參與人員隱蔽,資金轉移方便,發現和查處難度大,社會危害廣,參與人員更加廣泛,參與總金額更加巨大。

      武長海表示,很多微傳銷刻意規避了現行法律對傳銷的定義,鉆了法律的空子,因此很多微傳銷看起來不符合傳銷的特征,但已經構成了傳銷之實。

      “是否為傳銷,不是看形式,而是看實質:即平臺和上線獲得的收益是否來源于公允價格下的利潤,如果來源于商品或者服務虛高的價格及下線的投入或者人頭費、會費等,即可以確定為傳銷。”武長海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相關法律已經滯后,從立法的角度來說,有關部門應當進一步健全完善處置新型網絡傳銷的相關法律法規,例如,修訂或加強禁止傳銷條例的司法解釋,將所有新形式的傳銷行為納入到該條例的監管中來。

      不僅如此,武長海還表示,監管部門要互相配合打出組合拳;執法機關對于愈發隱蔽的新型傳銷,也要創新監管方法,積極利用大數據和云計算等高科技手段,建立實時動態監測體系,實現監管的“互聯網+”。

      “想讓他們清醒已不可能了”

      上海的陳燕(化名)就是“購物全返”平臺的間接受害者——她的父親、堂弟以及整個大家庭的十多位親戚,全都加入了某個電商平臺,成為了該平臺的虛擬店主。

      “平臺表面宣傳的是人人能做店主,通過經營自己的虛擬店鋪,多賣商品,店主從銷售利潤中提成。但實際上是用各種手段鼓勵店主拉人加入,也就是推薦別人在平臺上花錢開店。”陳燕七十多歲的父親自從加入某平臺后,像是變了個人,在家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整日埋頭發微信和QQ。在父親眼中,世界上只有兩種人——能發展下線的和不能發展下線的。

      更令人沒想到的是,父親和親戚竟然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因為拉不到人,他們竟然會偷家人的身份證,自己花錢“買店”。陳燕母親的身份證就被其父悄悄拿去注冊買店了,她表哥也偷了老婆兒子的身份證,侄子也偷了妻子的身份證……

      事到如今,陳燕只希望整個平臺被工商等部門取締,“真是太瘋狂了!想讓他們清醒,已經不可能了,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讓其他人別再受害。”陳燕說。

      天上不會掉餡餅

      在調查打著“慈善”“公益”“新興經濟”“分享型經濟”等各種旗號的“購物全返”或升級版“購物全返”騙局時,記者的內心是非常糾結的:一方面為受害者錢物兩空感到難過,另一方面難免又有疑問:為何永遠有人相信天上掉餡餅的故事?

      其實,這類“購物全返”平臺有著非常明顯的幾個特征:商品價格較市場價高幾成到數倍,一臺1000多元的手機在有些平臺上售價高達5000多元;大力鼓勵消費者拉新人進入,并且給出相當誘人的推薦獎勵;返利分期,規定消費金額越大,每期返還比例越多。

      稍有些法律常識的人都明白,這種模式幾乎難以產生正常的商業利潤,最大可能就是用后進入者的資金支持前期的消費返利,一旦后續資金跟不上,資金鏈就會斷裂,平臺卷款跑路幾乎是必然結局。

      退一步講,即使沒有法律常識,只要有生活常識也能明白——1000元的商品賣5000元,推薦別人加入就能拿高額獎勵,買東西不花錢……這些都是不正常、有悖常理的,又怎么能騙倒那么多人?

      當然,在采訪中,記者深切感受到這類平臺的“狡猾”:它們刻意規避法律中對與傳銷特征的規定,甚至對客服、平臺用戶的話術等都有專門的規定,一般人難以從表面上看出問題;除非深入調查,例如通過平臺用戶的賬戶等情況就能看到,諸如推薦返傭、多級獎勵等依然存在。在這樣隱蔽而復雜的規則下,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平臺的底細。

      惡魔成功粉飾了自己,又描繪出一副令人心動的“錢景”,再加上許多人貪小便宜和“賭徒”心態,讓這類違法平臺屢屢得手,而且受害者數量還在增多。

      法律總歸是滯后的,“變種”的速度卻很快,但即使無法直接識別一種模式的性質,根據記者的采訪經驗,也總結出一個粗淺的規律,那就是:無論平臺對外“畫餅”有多美好,只要是平臺讓用戶專注于拉人,而沒有真正的、價格公允的正常交易行為,那么它有很大可能是騙局。

      一句話:天上從來不會掉餡餅,掉下來的都是陷阱。

      編輯:
      新聞排行版
      XXAV